朱娅说,住院期间,妈妈和老公在医院陪护,自己输液、睡觉的时候,他们得时时看着,“老公睡地板,妈妈睡椅子,都没睡过一个好觉”。看着妈妈短时间内激增的白发,朱娅觉得自己连累了家人,考虑到这种连累也许是一辈子的,她一度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。但想起爱自己的老公和妈妈,看着他们为自己奔波、操心,朱娅觉得自己还不能放弃,“我不是为了自己坚强,是为了妈妈坚强,再痛苦也要装作很开心,要保持微笑”。
查看更多